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明星娱乐

谁都不能塌腰,才有资格跟观众说 请您买票

2020-07-01 15:09虹桥新闻网编辑:admin人气:


  演出当天大合影

  冯远征

  两个丹麦王子、两个方达生、三个周萍、三个曾文清,6月12日,一场疫情意外集齐了北京人艺几代经典剧目中的大主角。往年的这一天,首都剧场内“茶”香四溢,而今年,观众席空空如也,30位人艺人与观众神交云端,为68岁的人艺,更为这份久违的惦念。

  开演前,北京青年报文化视频直播栏目《后台》对参与演出的部分演员进行了独家专访。他们中,有院龄与人艺同龄的“老神仙”,有学艺阶段便成为准人艺人的学员班、合办班中的“娃娃兵”,其中最年轻的一位进剧院也有12年的光景了,人艺这座外人眼中璀璨的殿堂,在他们的口中几乎就是一个字:“家”。

  “您哪一年来剧院?第一次走进人艺大门时的心境如何?送给68岁人艺一句话吧。”我们把这样3个问题抛给人艺人,听听老中青三代家人们怎么说。

  蓝天野饰董祀 《蔡文姬》

  濮存昕饰萨列瑞 《上帝的宠儿》

  吴刚、岳秀清朗读 老舍散文《想北平》

  梁丹妮饰翠喜 《日出》

  为德为艺是一致的

  没有一个人是为钱来人艺的

  人艺黄金一代硕果仅存的艺术家中,93岁的蓝天野以自己曾经的经典角色——《蔡文姬》中的董祀,传递着什么是一辈子的“以身相许”,何为“悟”?戏剧悟道,唯有舞台不可辜负。

  “我们这代人从1952年人艺建院时来到剧院,已经整整68年了。那时候跟现在不一样,首都剧场还没有建成,当时只有一个比较集中的宿舍,所有演职员都住在剧院的宿舍。我们的演出大都在大华电影院,后来在东华门那边的一个电影院也演出过,那时几乎没有很正规的剧场。建院后,有两件事应该着重和大家一起回忆,一是‘四巨头’提出的人艺的未来是要建成‘像莫斯科艺术剧院那样的剧院’,但要有中国的特色,这是一个非常宏大的目标;二是建院后我们没有马上排戏,全院人员分成四个大组下厂下乡,重工业就是去琉璃河水泥厂,轻工业去的是天津纺纱厂,还有一组到农村,就连焦菊隐先生都去了。半年的时间,跟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,他们干什么我们干什么,很多工人没事时也来找我们聊天、踢足球。我记得那时我每次回剧院再回到水泥厂时,都是坐同一趟夜里12点才到琉璃河的慢车,但每次回来一定有几位工人朋友到车站等我。我们总是会随便在附近吃点炒饭、面条、小菜,关系走得非常近。”

  院龄33年的濮存昕回忆当年,则认为那是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刻,“我是1987年1月开始在人艺拿工资的,但其实1986年已经开始借调在这排戏了。作为剧院的子弟,从小就在这进进出出,虽然我父亲是人艺的前辈演员,但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。我没有学过表演,下乡回来,考上空政话剧团,在部队待了9年。现在还记得当年是之老师在办公室问我的两个问题,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,决定了我的命运。他问我有没有房?是否牵扯夫人进京调动?我说空政分给我了小房,我爱人也是北京人。于是,是之老师说,我们研究了你的申请,同意你调入人艺。当时我真是眼前一片光明,就是那个当口,我有幸进入了人艺。”

  濮存昕说,我永远记着,开始人家都说你不行,不入槽。“那会儿我就想我不能比宋丹丹和梁冠华差,后来终于听到了他们的夸奖。现在虽然已经退休了,但还是会问自己,你对吗?你真的对吗?不问名和利,这行还能不能更好一些。老前辈在台上打的样,横向又看了这么多国外著名剧团的表演,这都是我的动力,我知道距离自己真的要告别舞台的时间不远了,但究竟还有多大进步的空间?”

  在濮存昕看来,《上帝的宠儿》这部戏是人艺的箱底,一台两个半小时的演出,“抛砖引玉”的居然是濮存昕,还是他从未演过的角色“萨列瑞”。“我总想有挑战,向吕齐老师学习是我的几个课题之一,郑榕、英若诚的戏我都尝试过,得把老戏拿到身上才有长进。”

(来源:网络整理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虹桥新闻网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虹桥新闻网,转载请必须注明虹桥新闻网,http://www.95jmqz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音乐盛宴迎新年

音乐盛宴迎新年